健康风险把关 全年无休

2020-06-18    收藏918
点击次数:666

过去这段时间卫生署为了美国牛肉,每天在塔城街(卫生署)和凯达格兰大道(总统府)、北平路(行政院)之间来回奔波,还得接受监察院约谈,让卫生署不能去做更多对民众健康更重要的事情,实在不值得。我跟卫生署同仁忙成一团,没有足够的时间跟各界沟通,也没有更多时间去处理更重要的健康议题,这不仅波及到卫生署该做的工作,也对国人健康服务造成影响,有点可惜。更不好的是,忙乱中常常会出错,例如食品卫生处很急,我还没批公文,他们就传真出去了,挂在网站上,还好上面有传真号码,显见并非正式文书;又之前我去立法院对立委说明时,立委说卫生署「偷跑」美国牛肉公告时间,yahoo即时新闻上呈现的时间为下午一点,可是卫生署是当天下午六点召开记者会,我当场愣住了,怎幺可能会这样?原来那是格林威治时间,换算成台湾时区,还得再加8小时。虽然那名立委立即道歉,不过这表示这名立委与立委助理非常用心,他们会从网路上找资料确认,这点我们很敬佩立委们的用心。我们自己也要更用心。卫生署的同仁很努力,不过还应该更加努力,高度整合,也希望社会多给我们一些时间从事调整,像是食品卫生处与药政处合併,明年初TFDA就要正式上路,必然会有阵痛期,就像当年疾病管制局整併时,也须经过几年,才能逐渐上轨道。这一年内,从三聚氰胺、油品事件到现在的美国牛肉等等,换了三个食品卫生处处长,卫生署署长也几度更迭,若干能干的人离职,优秀的人才不太愿意进来,这样对国家不好。我跟立委直言,署长常常换没有关係,事务官要稳住,毕竟他们是主要执行者。当然,我们也需更加把劲,才能持续做好为国民健康把关的卫生工作。生活中的风险不能去敏感化我们生活当中处处充满各种或高或低的风险。民众期望风险降到最低,最好零风险,例如美国牛肉,这是可以理解的,也是卫生署应该承担的责任。国人认为进口美国牛肉对健康带来威胁,从风险评估的角度来看,吃美国牛肉得新型库贾氏症的机率是百亿分之1.5,吃槟榔罹患口腔癌的机率是万分之5.9,抽菸罹患肺癌的机率是万分之7.7。显然,任何事情都有风险,社会花太多力气在美国牛肉这件事,反而忽略掉其他跟健康更直接相关的议题。此外,我们对习以为常的风险容易去敏感化。所谓去敏感化就是变得不敏感,例如酒后不开车、骑车要戴安全帽、戒除槟榔、戒菸等等,日子一久对这些生活上高风险的议题变得愈来愈不敏感,其实我们应该不断去强调这些风险。从数字可清楚知道,抽菸罹患肺癌的风险绝对比吃美国牛肉得到库贾氏症的风险还高,可是我们希望避免所有的风险,不论风险有多小。又例如H1N1是新的风险,比一般季节性流感的风险更高一些,这次因为H1N1来势汹汹,大家高度警觉,结果反而对一般季节性流感变得不太敏感了,所以仍要持续呼吁民众除了施打H1N1疫苗,也要施打一般季节性流感疫苗。我们必须在过鬆跟过紧之间拿捏得宜(例如去年公费季节流感疫苗供过于求,今年的季节流感疫苗则是民众抢着打,一下子就缺货)。一旦发现民众对某个健康议题去敏感了,我们就要上紧发条,让民众增加风险意识。但却也不能过于紧绷,太过紧绷,容易造成社会恐慌,影响社会及经济活动,甚至正常就医,SARS期间就是例子。所以卫生署的工作永远不会100分,因为永远会过犹不及,这是我们的宿命,不能抱怨,必须概括承受。卫生署需经常提醒国人,尤其是可以选择的风险,最好从小就培养,养成避免风险的习惯。像是我们花很多钱在治疗方面,毕竟这可立即看到结果,三高(高血压、血糖、血脂),医疗一介入马上可以看到成效,但其实前面的预防端最重要,亦即规律的运动及健康饮食。我们很难把预算往低成本高效应的方面去安排,特别是会习以为常,不敏感的事,如前述的运动及健康饮食。国人希望零风险,且对健康的期望愈来愈高,这是进步社会的象徵,卫生署只能不断接受挑战,只要增加任何一个新风险,卫生署当然要跟国人好好报告,资讯要透明化。例如H1N1,经过卫生署不断努力宣导,现在大家比较安心了,大家知道这有风险,比季节性流感还严重些,却也不会再跟SARS混淆,不再恐慌度日,也知道如何自我健康管理。现在疫苗有了,即使H1N1的风险仍在,风险没有改变,民众更加安心,我们反而担心民众因此对H1N1去敏感化。就像前阵子学校停课超过一千班,非常担心数字会不断往上攀升,没想到,没有多久,停课班数就掉了一半,因为民众又恢复敏感了,只要有症状就统统停课回家自主管理。美国牛肉议题也是新的风险,我们也秉持同样的态度,资讯透明化,努力做好把关,让民众能安心、放心,社会安定。所以即使台美议定书内,美国牛内脏及牛绞肉被列为进口项目,但政府决定採取「三管五卡」:源头管制、边境管制、市场管制以及核对证明文件、标誌产品资讯、严密开箱检查、食品安全检验、资讯即时查明,透过这样的把关机制,在防堵上做到滴水不漏。立委提案立法,把「三管五卡」,放在法令的位阶,我认为这样很好。下一个挑战牛肉事件差不多告一段落之后,我们要来处理健保问题。健保体制再不做改革,将来民众的健康照护会受到极大冲击,要知道,不论风灾、H1N1、防疫、弱势族群、重大伤病等,全都建立在健保体制上,健保不只是财务的问题而已,更跟医疗体系密切相关。如果健保垮了,偏远地区与弱势族群的照顾该怎幺办,一旦没子弹了(健保经费),届时所有的医疗资源将集中在都会区,乡镇地区就不会有医疗设施与服务,更遑论医疗品质了。要改革健保相当困难,处理起来也很棘手,因为健保不只涵盖一般民众、医界,也跟政府财税、工商界高度相关。我们不希望健保改革影响到工商界的发展。此外,健保改革还得面对民意代表,立法委员、民间团体等等的审视,非常複杂。相较于其他先进的国家,台湾每人每年全部医药卫生支出,包括全民健保及公卫的支出,平均约仅一千美元,占国民生产毛额(GDP)只有6.3%而已,如与经济合作开发组织(OECD)的30个国家,平均3,000美元以上,占GDP9%相比,我们的支出,显得非常少。各项医疗服务价格,我们也同样比美、日、韩与新加坡为低。台湾健保制度受到国际高度肯定,其中有几个非常重要的因素让健保可以成功。原本台湾健康保险制度有公保、农保、退休教师保险等等,经过不断的沟通、协商之后,变成单一制度,国际学者认为这是我们成功的因素之一。此外,设立费协会、监理会等让相关团体参与决定总额与监督,虽然整体而言还不是100分,却是很重要的机制。然而,天底下没有完美的制度,我们健保仍然面临一些问题,经常受到各界批评,卫生署也持续在社会鞭策下,想尽办法,戮力改革,如民众垢病的药价差,经过药价多次的调整,价差已经大幅缩小;地方政府欠费部分,台北市政府已来函,正式承诺在未来五年内,偿还四百九十五亿元;在减少医疗浪费的方面,则积极致力于鼓励医疗机构实施整合性之门诊,并决定自明年元月一日开始,逐步实施疾病诊断关联群(DRG)的支付制度。健保财务解决之道,最起码应该以费协会协定的年度总额作为基础,去计算当年度应计收的费率,以达到当年度财务上的平衡。至于过去多年所累积的逆差,以及依法至少应该保持一个月的安全準备,则待未来经济复甦以后再议。长久之计,则要加速推动二代健保修法,强化保费负担公平性、负担比率合理性等问题,使全民健保制度永续经营。本文作者:行政院卫生署 杨志良署长

相关文章  RELEVANT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