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尔盖兹曾寄望的「电池新贵」破产,新能源依旧在挣扎中前行

2020-07-19    收藏492
点击次数:103

比尔盖兹曾寄望的「电池新贵」破产,新能源依旧在挣扎中前行

比尔盖兹对未来的洞察力及精準投资眼光一直有口皆碑,不过这也无法保证他看上的专案就一定成功。

比尔盖兹曾寄望的「电池新贵」破产,新能源依旧在挣扎中前行

 Aquion Energy 官网已无法存取。

今年 3 月 8 日,创立于 2008 年的清洁能源公司 Aquion Energy 宣布破产,没能迎接自己的 10 岁生日。他们烧光了这些年来从比尔盖兹、凯鹏华盈(Kleiner Perkins)和壳牌为首超过 10 家风险投资机构融到的近 2 亿美元现金,而下一步融资失败又失败,无以为继的情况下只好关门大吉。

在申请破产保护、裁减 80% 员工(仅保留残存的技术人员)、停止生产和销售等措施后,创始人 Whitacre 在公司拍卖结束前发言表示,希望该公司或技术之后能以某种形式继续下去。

这其实不能怪比尔盖兹,新创企业若想在能源这个前期需要巨额投入,但短时间难见成效、竞争激烈的市场立足,实在太难。

从他的投资清单中,我们不难看出这位一手创造微软帝国的男人对新能源领域的热中(多达 11 家能源公司),走到山穷水尽这步之前,Aquion Energy 的表现在外界看来也算相当争气。

在《MIT 科技评论》杂誌每年评选出的「全球最聪明 50 家公司」中,以 2016 年高居全榜单第五的位置为参考,耳熟能详的微软仅名列 26,英特尔则处在 49 名的副班长位置。相当讽刺的是,就在破产前夕,Aquion Energy 还收到清洁能源集团(Cleantech Group)颁发的北美年度公司大奖,可谓名符其实的「死亡之吻」。

比尔盖兹曾寄望的「电池新贵」破产,新能源依旧在挣扎中前行

比尔盖兹曾寄望的「电池新贵」破产,新能源依旧在挣扎中前行

Aquion Energy 的破产,将挣扎前行的清洁能源工业现状完整暴露在众人眼前。

这专案最早起源来自 2007 年硅谷顶级风投机构凯鹏华盈(Kleiner Perkins Caufield&Byers,以下简称 KPCB),发起的希望取代锂离子电池的声势浩大运动。他们抛推出的问题看似简单却极难回答(其实大家至今都不知道答案):究竟什幺样的电池才是最理想的电池?

而他们找到了当时刚从 NASA 离职、在卡内基美隆大学(Carneige Mellon University)主攻材料工程的 Jay Whitacre。

Whitacre 教授的经历十分精彩。他于 1990 年代初期在美国文理学院 Oberlin College 主修心理、副修哲学,在大学期间发现工科其实才是真爱,一毕业就投向材料工程的怀抱,仅花 4 年便在知名的密西根大学(University of Michigan)读完博士。

一年出头的 JPL(Jet Propulsion Laboratory,美国国家喷气推进实验室,钱学森即为 JPL 创始人之一)博士后生涯结束后,他便相当自然地进入 NASA 工作,曾从事火星探测用电池的开发。

比尔盖兹曾寄望的「电池新贵」破产,新能源依旧在挣扎中前行

 Jay Whitacre。

在电池领域的多年耕耘,使 Jay Whitacre 离职创办 Aquion Energy,旨在为可再生能源专案和电网提供大型电池。

他并没有跟风栽进已十分拥挤的锂电池市场,尝试开发出新的储能方式分一杯羹。相反地,对自己有清晰定位的 Aquion Energy 另辟蹊径,专注于生产钠电池,避开与强大竞争对手正面冲突,最佳化生产流程,透过走平民化路线降低成本,将目光瞄準细分市场,尝试找到立足点。

当《MIT 科技评论》在 2012 年第一次报导 Aquion 时,Whitacre 教授表示,他们的目标是希望以相对低廉的价格生产钠电池──该电池利用盐水为电解质,并配以氧化锰阴极和碳基阳极,产品定价介于低阶的铅酸电池和昂贵的锂离子电池之间。短期目标是 250 美元每千瓦时,希望达到的长期目标则是 160 美元每千瓦时。

按照设想,Aquion Energy 开发的电池,还将具既非酸性也非硷性、不易燃易爆、无腐蚀性、提高电池续航能力、使用场域宽广等优点……

但现实是冰冷无情的,这些美好的想法均已夭折。

Aquion Energy 失败的最主要原因,其实还是来自一直被人们看衰、轻视的锂电池的巨大威胁。

虽然一直被鲜花和掌声包围的风能和太阳能,2016 年底至今年初迎来了成本大幅下降、储能技术提升等诸多利好,且今年《MIT 科技评论》「全球 50 家最聪明公司」榜单中上榜的 3 家能源公司均分散在这两个领域(太阳能领域的 First Solar 和 M-KOPA,以及风能领域的 Vestas Wind Systems),但他们其实也有自己的苦恼。

更重要的是,在发展成熟的锂电池面前,相较之下还是蹒跚学步孩童的他们并不具核心竞争力。

根据彭博新能源经济资讯(Bloomberg New Energy Finance)提供的资料,2016 年锂离子电池的价格大幅下跌,使一直处在「锂电池迟早要完」舆论漩涡中的锂电池未来迎来了些许转机。

这份报表与图片如此出名,几乎数月来所有讨论锂电池未来的文章都会引用这份资料。

比尔盖兹曾寄望的「电池新贵」破产,新能源依旧在挣扎中前行

锂电池价格从 2010 年的每千瓦时 1,000 美元的高位,跌破到每千瓦时 300 美元的临界点。特别值得注意的一点是,两年内锂电池价格近乎腰斩,在 2016 年达到 273 美元。这离不开科技进步刺激的大量消费需求,全球产能不断增加以满足手机、电动汽车、太阳能备用系统对电池的依赖,进而引发价格骤降。

虽然彭博呈现的资料很重要,但他们接下来的预测,就未免有些荒腔走板──锂电池的价格继续下降,2025 年之前每千瓦时价格会降到 109 美元,2030 年降到 73 美元。这低得有些过分的价格引来科学家的质疑,比如 MIT 材料科学家、液态金属电池专案 Ambri 联合创始人 Donald Sadoway 就指出,如果按照彭博的预测,2030 年锂离子电池的价格居然比原材料还要低。

和 Aquion Energy 一样,Ambri 也拿到比尔盖兹的投资,却因发展不顺被迫裁员 25%。与之命运相似的还有致力于研发空气压缩储能技术的公司 LightSail Energy,同样烧光了比尔盖兹提供的资金,不得不将碳纤维储存罐出售给天然气供应商。

目前锂离子电池和新型能源处境的鲜明对比,依然没能改变观望者对未来的质疑,比如「锂电池会迅速衰退,在持久性的表现上是不是有欠缺?」「锂电池只是过渡产品,价格压缩空间已经十分有限,肯定会出现更便宜的能源取代锂电池」等。

但现在身处的 2017 年,各方面综合表现相对领先的锂电池,依然是大型专案买方最青睐的能源解决方案。

文章最后回顾一下去年《MIT 科技评论》给 Aquion Energy 的颁奖词:「他们为服务电网设计的具创新性电池,使他们在这个无比艰难的产业穫得巨大的成功。」

现在看来,此颁奖词仅言中了「无比艰难的产业」这半句话。

在「能源」这个新创公司不敢轻易触碰的产业,无论创新的锂电池或太阳能、风能,乃至飞轮储能(FW,FlyWheels)、空气压缩、氢燃料电池等新开发的黑科技,距离完全取代锂电池,达到真正成功还有很远的路要走。

相关文章  RELEVANT ARTICLES